鄭女士拿著丈夫生前最愛看的冊子
  楚天時報訊 9日下午,黃石市氵韋源口鎮金盆村村委會出現了這一慘景:57歲村民陳迪生到村委會開會,會議尚未開始,他突然倒地……半小時後,家屬趕到,他已死亡。
  陳死亡後,家屬一直在討說法。他們稱,陳迪生是接到村委會通知後才去的,屬“因公死亡”;死亡前,村委會領導未及時施救,應擔責。對此,村委會領導稱,他們當時對陳進行了施救。
  A
  57歲村民參會猝死村委會
  昨日上午,黃石市氵韋源口鎮金盆村四組的陳迪生家,家人仍沉浸在悲傷中。
  陳的愛人馮女士稱,9日下午1點半,陳迪生接到村委會通知,他作為村民代表,兩點整要去村委會召開村換屆選舉籌備會。“當時他正在午睡,聽到有人喊,他就起來了。”馮女士說,另一村民代表陳敬東騎著摩托車載著丈夫過去。不到一個小時,她接到丈夫倒地不起的消息。
  村委會在場人士稱,當時離開會還有近20分鐘,會議室只有4個人,陳迪生搬個椅子坐下,突然人和椅子同時倒地,兩腿僵直。
  村委會施救是否及時得當
  陳迪生女婿萬豪稱,岳父倒地的一小時內,不少村委會領導及村民代表在場,他們既未將他送往醫院救治,又沒有請醫生前來查看。“衛生院和衛生室離這裡很近,他們既沒有叫一個醫生,又沒有送他去醫院,村委會有不可推卸的責任。”
  記者瞭解,鎮衛生院離事發現場約3公里,而離金盆村衛生室約500米。
  對家屬的質疑,村委會領導否認。村支書馮進斌介紹,發現陳暈厥後,他和在場的代表取來棉被覆蓋保暖。村委會主任陳敬奎迅速撥打陽新急救中心電話,對方稱路途較遠,建議聯繫黃石的醫院。撥打黃石120電話,對方稱至少需要40分鐘。“當時氵韋源口鎮和河口鎮衛生院都聯繫了,但條件有限,無車可送。”馮進斌稱,此外,他們還叫了私家車,但車趕到時,陳迪生已無生命體徵。
  除了上述情況,馮進斌和陳敬奎還說出了當時的想法。“由於我們不是專業醫護人員,陳迪生倒地後,我們在不明白情況的條件下,不敢亂碰,要是在碰的過程中死亡,責任就推不掉了。”馮進斌說。
  事發時,村委會也撥打了110報警,陽新縣刑警大隊以及法醫均趕到現場,做了初步取證調查,陳迪生系窒息身亡。
  C
  與會死亡如何定性?
  猝死近一周,陳迪生的家人稱,陳迪生是接到村委會通知,為了村子的公共事務去世,應得到相關補償。
  與會死亡是否算因工死亡或因公死亡?對此,湖北省鳴伸律師事務所律師葉楨稱,此類死亡只能算意外死亡,不能算因工死亡或因公死亡。村委會可與家屬協商,進行合理補償。
  葉楨稱,因工死亡,是在參加勞動的過程中身亡,基於雙方的勞動關係產生。陳迪生參加的是村民選舉籌備會,是一項政治活動。這種活動,既是公民的基本權利,也是一項法定義務。目的是為了更好的實現村民自治,而非商業活動。
  因公死亡,則指國家機關、事業單位的工作人員,因履行公務職責遭受事故傷害造成死亡,或患職業病經醫療救治無效死亡,而陳迪生的身亡不在此範疇內。
  記者瞭解到,事發後,村委會已將此事上報,補償了陳家3萬元安葬費。考慮到其家境困難,會給予困難救助。但補償情況,家屬未同意。
  首席記者丁斌濤文/圖
  來源:楚天時報
編輯:SN098
創作者介紹

馬國明

je31jehjb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